北大篮球场(北京大学三教怎么走?)

2023-07-29 关注次数:

北京不收费的篮球场都哪儿有?谢谢回答

海淀区的京门铁路主题公园的基石健身园有四五块免费的篮球场

北京大学软件与微电子学院的校园地图

北京大学软件与微电子学院一期校区坐落在北京市大兴工业开发区金苑路24号,环境优美,交通便利。校园布局新颖,功能设施齐全。校园的西区主要为教学和学生公寓区;东区为教师公寓区及外专会所。

1 1号楼 研发楼

2 2号楼 办公楼Ⅰ(学生工作办公室、教务办公室、各系科办公室)

3 3号楼 教学楼

4 4号楼 学生食堂

5 5号楼 学生公寓Ⅰ

6 7号楼 B型专家公寓

7 6号楼 A型专家公寓

8 8号楼 办公楼Ⅱ(综合办、人力资源办、财务办、对外合作办、后勤办、北大软件教育发展有限公司等)

9 9号楼 数字艺术工作室,数字艺术系音效实验室,影视合成实验室

1TBL_0 1TBL_0号楼 数字化技术研究室,信息系统研究室

11 11号楼 C型专家公寓Ⅰ

12 12号楼 C型专家公寓Ⅱ

13 13号楼 学生公寓Ⅱ

14 14号楼 教师公寓

15 学院主校门

16 门卫

17 篮球场

18 自行车停放处

19 停车位

2TBL_0 草坪

21 北京大学图书馆软微学院分管

22 商店

23 停车位

24 开水房

26 中心广场

北大篮球场(北京大学三教怎么走?)

27 学院医务室

小学六年级作文(600字):美丽的燕园

作文标题: 美丽的燕园

关键词: 美丽 小学六年级

本文适合: 小学六年级

作文来源: https://zw.liuxue86.com

本作文(600字)是关于小学六年级的作文(600字),题目为:《美丽的燕园》,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北大篮球场(北京大学三教怎么走?)

北京大学西校门

北大校园北与圆明园毗邻、西与颐和园相望。校内古木参天,绿树成荫,风景如画,原来北大这块宝地曾是明清两代的皇家园林。

湖光塔影

在未名湖旁有一座古塔——博雅塔。博雅塔曾经是给燕京大学师生供水的水塔,水塔塔级十三,高三十七米。这座水塔是由旅居美国的华人博雅捐资兴建的,所以被命名为“ 博雅塔 ”。现在,北大已不再靠这座塔供水,但博雅塔已经成为北京大学的象征!北京大学有个规定,就是北大校园内的任何一个建筑物都不能比博雅塔高。

波光粼粼的未名湖

《堂吉诃德》的作者——塞万提斯的塑像

北大篮球场(北京大学三教怎么走?)

1986年西班牙马德里与北京结为姊妹城市,马德里市政府将矗立在该市西班牙广场的塞万提斯像复制并赠送给北京,北京市政府决定将它安置在北京大学校园内。

北大校长办公楼

办公楼座东朝西,位于原燕京大学东西中轴线上,是一座气势宏伟的宫殿式建筑,现为学校党政机关的办公处,金碧辉煌的二楼礼堂可容纳600人,这里是外国政要访问北大发表演讲的地方,曾有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南非前总统曼德拉、韩国前总统金大中等国家元首以及数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演讲都是在这里举行的。

在办公楼前开阔的草坪上,矗立着一对高大峻拔、雕刻精美的华表。左右两边的草坪还对称地栽种着银杏和塔松,两边的外语化学两楼也是对称的。燕园里的这对华表由汉白玉雕成,通高约

8米,下方的八方形须弥座高为1.24米,华表柱身刻有云彩和姿态各异的蟠龙。仔细一看,才知道,原来这两座华表是圆明园安佑宫中的遗物。

北大图书馆

北大的图书馆是我国第二大图书馆,其规模仅次于国家图书馆,是亚洲高校第一大图书馆。

另外,北大的篮球场和网球场也非常大,属于一流的,真是羡慕和向往。

北京大学三教怎么走?

进东门后一直往西,到理教路口往南,过了农园往东就是。 

附上北大平面地图,呵呵,三教在地图的东南角,五四篮球场的北侧就是。

请问哪些园在北大校园内?哪些园在北大校园外?

郑祖军|北京大学校园的历史由来

(北京大学学报:郑祖军1986年9月4日写于临湖轩)

北京大学之所以被称为燕园,是因为北京大学的核心区域;未名湖与博雅塔,以及周边美轮美奂的近代建筑,都是当年燕京大学的旧址。

1919年,司徒雷登就任燕京大学校长。当时,燕大实行男女分校制度:男校在崇文门内盔甲厂,女校在灯市口同福夹道。担心狭窄的校舍会阻碍学校的发展,司徒雷登决定另寻校址。

这位中国出生中国长大的美国人,或步行,或蹬自行车,或骑毛驴,走遍了北京近郊,看了不计其数的荒坟野岭,最终选中了清华大学堂对面的一块地皮。为买下此地,司徒雷登不辞辛劳,先乘两天火车,再由督军卫兵护卫,骑马一周,穿过土匪出没的险恶地带,亲赴西安,与这块地皮的主人,陕西督军陈树藩当面谈妥了土地交易。他以高超的口才,成功说服这个封建旧军阀以六万大洋的价格将这块风水宝地“半卖半送”给了燕大。

燕京大学就在这块老校长历尽周折辛苦置得的土地上建造起来了。这片占地380亩土地,实际上是两座古园林的遗址:一座是明朝著名画家米万钟的勺园;另一座,就是和珅的别墅“淑春园”——燕京大学的主体建筑,就是在这个园子的遗址上建造起来的。

冠绝京师的和家花园

淑春园最早是在什么时候开辟的,历史上并没有明确的记载。根据清《钦定大清会典事例》中 “乾隆二十八年奏准,圆明园所交淑春园并北楼门外等处水田一顷二十三亩六分三厘,岁征租银三十九两一钱九分五厘有奇”和“ 北楼门外水田一亩七分九厘”的记载,可见,至晚在乾隆中叶以前,这个园子就已经存在了。然而,此时的淑春园,基本算不上是个“园林”,仅仅是个大水田。淑春园的美丽时刻,直到和珅成为它的新主人才真正开始。

和珅的府第是今天恭王府的前身,而淑春园是他的别墅。乾隆四十九年,和珅出任大学士后,乾隆将圆明园附近的淑春园赐予和珅。因乾隆皇帝常在圆明园临朝听政,为随时应付皇帝的召见,和珅便经常居住在淑春园中,并将这个曾经是稻田的园子建设得富丽堂皇,花团锦簇,成为当时冠绝京城的私人园林。清末曾有人填词回顾它当年繁盛时的情景:

“一径四山合,上相旧园庭,绕山十二里,烟草为谁青。昔日花堆锦绣,今日龛余香火,忏悔付园丁。绿野一弹指,宾客久飘零。坏墙下是绮阁,是云屏,朱楼半卸,晓钟催不起娉婷。谁弄扁舟一笛,斗把卅余年外,绮梦总吹醒。悟彻人间世,渔唱合长听。”

从这首词中,可以大致了解出当时园子的规模与布置:被四面小山包围的淑春园,周长十二、三里。园内芳草依依,柳枝飘摇,一派北国江南景色。园中有一大湖,湖畔是一座当时可被视为稀世珍宝的自鸣钟。世所流传的查抄和珅家产的清单中记载:淑春园中共有楼台64座,四角楼更楼12座,更夫120名。还有奉命查抄和珅家的奏折称:全园房屋1003间,游廊楼亭357间。可见淑春园规模之大。

和珅经营淑春园,不仅求规模,还追求气势的恢宏。“宠任冠朝列”的他,竟大胆至仿照圆明园的建筑来布置淑春园。后人斌良在《游故相园感题》一诗中,有两句说:“缤纷珂繖驰中禁,壮丽楼台拟上林”,诗中注曰:“园中楼阁均仿圆明园内规模建造。”而这一明显逾制的行为,则为和珅的猝然获罪埋下了伏笔。

仿建石舫孤屿

石舫送毕业生是每个夏天燕园中都会出现的感人一幕。这条俗称“不系舟”的永远不沉之石船,静默地伏在未名湖湖心岛东侧,成为北大校园一景。如果石舫会说话,它不仅会讲出一届届毕业生们或快乐或忧伤的心情故事,还可以告诉我们淑春园这座饱经沧桑的园子的兴衰过程。

“画舫平临苹岸阔,飞楼俯映柳荫多。夹镜光澄风四面,垂虹影界水中央。”——这首刻在未名湖北岸石屏上的诗,总会让人自然地联想起石舫以及未名湖一带的美景。事实上,这四条石屏是从附近荒芜的圆明园中移来的,屏风中的四句诗,也并非特为未名湖与石舫所作。能够将未名湖景形容的如此贴切,看似是天作之合,其实也有着历史的必然性。(北京大学学报:郑祖军1986年9月4日写于临湖轩)

石舫并非淑春园所特有。在圆明园和颐和园中,都有这样的石舫。三者虽然身处异地,却有着惊人的相似命运: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时,颐和园和淑春园也遭殃及,三处的石舫均被烧得只剩下了基座。

今天,我们能够在颐和园的昆明湖中看到一条经过修缮的石舫——清宴舫。这座以花砖和彩色玻璃装饰的二层洋楼式船舱,是慈禧太后重修颐和园时的加工之作。通过它,我们可以大致想象出未名湖中的石舫在未被烧毁时的模样。而这只清宴舫的底座,则是乾隆年间的旧物,也是今日未名湖中石舫的仿造对象。

乾隆皇帝在自己执政的第二十一年,在昆明湖中凿了一条石舫,并特意赋诗一首:

雪棹烟蓬何碍冻?

春风秋月不惊澜。

载舟昔喻存深慎,

盘石因思奠永安。

从这首诗中,我们可以看出,乾隆建造这条石舫,是为借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之论。同时,他也希望自己的江山能够像这条风吹不走、浪打不沉的石舫一样永远稳固。

和珅在淑春园中安置石舫,或许是希望他宠臣的地位永远安稳,或许仅仅是为了点缀。但无论原因如何,石舫一类的东西在封建时代是决非皇家之外的人可以享用的。

淑春园中的逾制建造,不仅仅只有石舫。嘉庆帝下诏处死和珅时,共列下二十条大罪,其中第十三款即为:“将和珅家产查抄,所盖楠木房屋,僭侈逾制,其多宝阁,及隔段式样,皆仿照宁寿宫制度,其园寓点缀,与圆明园蓬岛瑶台无异,不知是何肺肠,其大罪十三”。

这个完全仿照圆明园中的“瑶台蓬岛”设计的小岛,便是今天未名湖中的湖心岛。然而,经过了两百多年,昔日和珅湖心岛上的建筑已经荡然无存,即使是燕京大学时期建在这个小岛上的有地下室的小亭子“岛庭”,今日也已经不复存在。历史留给我们的与湖心岛相关的资料,只有光绪帝的生父奕欣游览淑春园后为它所做的一首诗:

杰阁凌云久渺茫,邱墟宛峙水中央。

敝垣腾础踪犹识,斩棘披榛兴亦狂。

未觌蓬瀛仙万里,已成缧绁法三章。

从来蜃气惊涛幻,每断风帆过客肠。

这首诗大致告诉了我们湖心岛当年的模样。然而,诗的末尾所表现出的悲伤没落、虚无缥缈的哀愁,却是今日游玩于石舫和湖心岛上的我们所难以理解的。

临风待月楼:见证几世姻缘

在未名湖畔的迤南山峦上,有一座静谧的三合庭院。院前有两棵白皮松,老干横枝,婆娑弄影。这座燕园里现存的最古老建筑,就是曾经先 后作为燕大校长司徒雷登和北大老校长马寅初寓所的临湖轩。

“临湖轩”是这座老建筑的新名字:1931年,冰心将这座庭院命名为临湖轩,后来由当时的北大文科院院长胡适题写了匾牌。此前的二百多年中,这座位于淑春园中的小院的名字一直是“临风待月楼”。(北京大学学报:郑祖军1986年9月4日写于临湖轩)

“不堪一抹颓墙外,偏见临风待月楼。”

时光荏苒,当燕京大学从陈树藩手中买下淑春园的地皮时,这座曾经冠绝京师的美丽园子已是一片颓废景象。在美国人乔治·克里夫妇的捐助下,“临风待月楼”被修缮一新,成为20年代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的住所和接待来宾的地方。

或许是因为“临风待月楼”这个名字太过浪漫,这座充满古典气息的建筑,在和珅去世一百多年后,又见证了两段传世良缘。1929年6月,热恋多年的吴文藻和冰心在此举行了婚礼;六年后,吴文藻的高足费孝通和王同惠又在这里举行了婚礼。

临湖轩 :今天,临湖轩作为北大的贵宾接待室,每年都要接待来自几十个国家的几千名包括国家元首、著名学者在内的外宾。轩外,临湖轩初建时栽下的一对白皮松仍旧安静地注视中轩中发生的一切。而古香古色的临湖轩中,却再也看不到曾经的主人和在此结下良缘的人们的身影。

国学大师钱穆为这个见证百年历史变迁的湖泊所取的名字“未名”,恰恰与和珅的人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未名”二字,体现的是知识分子所毕生追求的心境:淡泊名利,宽容无争。倘若和珅能够及早悟到这个道理,便不会在元宵佳节的夜里,于囹圄中写下“百年原是梦,卅载枉劳神”这样辛酸无奈的绝句了。(北京大学学报:郑祖军1986年9月4日写于临湖轩)